木薯噜

远方:

无论走到哪里,童年的记忆始终被某些场景唤起。

instagram-@will_yinan

SINCE Fennie:

#2012甘南行之门源油菜花篇#LCA+ lomo版   门源的油菜花我感觉没青海那么有生机,但有山的映衬和红色小屋的点缀,也显得可爱。这一路拍得随心,充当是记录。所以LOMO相机,很适合我这种懒人的发挥!

巫婆的故事

蔡澜:

网上看到一则很长的笑话,节译如次: 
阿瑟王年轻的时候被邻邦俘虏,该国国王开出难题,限他一年之内说出满意的答案,要不然就要杀死他。 
难题是:「女人最想要的是甚么?」 
阿瑟当然不懂,访问了公主、妓女、教士、智者和小丑,也都不懂。 
期限快到,阿瑟王接受众人意见,去找一个巫婆,但她的代价往往是大家付不起的。 
巫婆说:「你叫你的武士嘉文娶我做老婆,我就告诉你。」 
驼背的巫婆口中只剩下一只牙,还不时发出猥亵的怪声,又老又丑,阿瑟不忍牺牲老友,拒绝了她。嘉文知道后,反而挺身而出。 
巫婆高兴极了,告诉阿瑟王:「女人最想要的,是一切由她自己作主!」 
答案令邻邦国王满意,释放了阿瑟王。 
婚礼上,嘉文保持十足的绅士风度,彬彬有礼,反而巫婆仪态尽失,把极情丑恶的一面显出,令阿瑟王内疚不已。 
洞房,嘉文战战兢兢走进来。啊!他发觉躺在床上的,竟然是一位绝世美人。原来巫婆的外表是假的。不过她说:「我只能半天变回自己,半天还是巫婆,你自己挑选吧!」 
到底白天带艳妻给朋友看,还是留着晚上温存?嘉文非常烦恼,最后他说:「你决定好了,一切由你作主!」 
巫婆听了十分满意,所以决定整天都以美女的姿态出现来报答。 
别以为这个故事是教训我们怎么尊重别人、凡事不能单凭外表、要有仁慈的心等等,其实真正的寓意是:无论你身边的女人是甚么样子,聪明或笨拙,其实私底下都是巫婆一个。而且,对付女人,是她们讲甚么就是甚么。男人愈早投降愈好办。

乘火车游瑞士

行者-BLOGBUS:


我记得在卢塞恩的一块信息牌上的第一句话大意是“卢塞恩就是典型的瑞士小镇,有雪山、湖泊和草原”。我的瑞士之旅起于日内瓦,沿途经过蒙特罗、因特拉肯、卢塞恩、苏黎世、列支敦士登的瓦杜兹,最后从苏黎世返回日内瓦。


启程之前,就已经知道在瑞士旅行最方便的交通方式当属火车,但是票价不菲,所以一出日内瓦机场,就去瑞士国铁花170瑞郎购买了有效期一年的半价火车卡,虽然我只在日内瓦呆三个月。瑞士国铁的标志SBB CFF FFS其实是分别用德文、法文和意大利文三种语言的简写。如果购买了瑞士国铁的半价卡,不仅乘坐火车可以打五折,乘坐各大城市的公共交通也可以享受优惠,包括从Sargans往返列支敦士登的巴士。


瑞士的火车干净整洁,有些双层车厢还配备有儿童娱乐区,人性化的设计随处可见,唯一的不足就是没有免费的无线网,虽然车厢上有WIFI标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坐的都是二等座。


蒙特罗(Montreux),这座与日内瓦相对,守在莱芒湖另一端的小城因一年一度的爵士音乐季而久负盛名。这个城市的名字与我居住的蒙特利尔(Montreal)是如此的相似,特别是港人的叫法“蒙特娄”,以至于我都会时不时地口误一下。



蒙特罗,城如其名,是一座名符其实的山城(Montreux中的Mont就是法语“山”的意思),所以对于我这个出生并成长在山城中的孩子来说有着格外的特殊好感。火车站就建在山脚下,出了站台走下一段很陡峭的阶梯就可以来到湖边。我到的那天正好是复活节,所以整座城市显得格外的冷清,几乎没有开门营业的店铺。我就一个人沿着湖滨步道,朝着著名的西庸城堡(Château de Chillon)进发。当然,你也可以乘坐公共汽车或火车,夏天的时候还有渡轮可以达到城堡,但是你肯定会错过这条繁花似锦的湖滨步道。


四月的瑞士正是各种鲜花争奇斗艳的季节,在雪山和湖泊的映衬下更显美轮美奂,从火车站沿湖走到城堡也就不过半小时至四十分钟,最主要的是可以走到城堡脚下的一片小沙滩,那里是给城堡照全景的绝佳位置。



门票学生价好像是12瑞郎,城堡里面很大,逛完得花上两三个小时。关于这座城堡的历史以及与它有关的浪漫主义文学艺术,城堡里面的介绍都非常详尽,还配有中文的有声解说。城堡的地下室曾经是一座监狱,英国诗人拜伦著名的“西庸的囚徒”就是取自这里。上层空间保留了以前在这座城堡生活的王公贵族的器物和设施等,再现了当年的生活场景。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个木质浴桶,因为介绍说只有贵族才有资格享受沐浴这样的顶级奢华服务。还有的空间被改造为临时的展场,展示一些艺术家的作品。至于有关这座城堡的风花雪月,唯一记下来的一句话就是某瓦莱诗人说的“在湖边忧郁地吟唱着关于我们命运的莫名悲歌”。


对了,蒙特罗还有一个有名的“景点”,也是因爵士音乐节而兴的“蒙特罗爵士咖啡馆”,并且在伦敦和巴黎的顶级百货公司设有分店。


在蒙特罗待的时间不超过7个小时,有搭乘火车去往因特拉肯,中途在传说中的最美小镇斯皮茨(Spiez)短暂停留换火车。



由于订的青年旅社离因特拉肯西站较近,所以在这个车站下车,当天天工不作美,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气温骤降,第二天早晨起来都能看见上顶上起了一层白白的霜雪。因特拉肯(Interlaken)字面意思就是两湖之间,是攀登著名的少女峰的必经之地,也许正是因为如此,这里的中国人异常的多。我随便进了一家镇上的商店,迎面走来的都是中国服务员,和他们聊了一下,他们都是在瑞士各地念书的学生,专门跑到这里来做售货员兼职,因为这里的中国土豪游客太多了,就在我和她聊天的不一会儿功夫,就看到好几个手持招商银行金葵花卡的大哥大姐瞬间刷掉好几块手表和道具。相形见绌之下,她也知道从我这里套不到什么打单,就索性给我推销了两款削皮刀。



第二天早晨离开因特拉肯去往卢塞恩(Luzern)竟然坐错了火车,本来应该直接从因特拉肯走东线直达卢塞恩,结果阴差阳错地坐上了西线去伯尔尼绕了一圈,还被查票的大妈硬要求补交了差价。由于耽搁了一点时间,在卢塞恩的停留时间不得不再缩短。当天是复活节小长假的周六,所以整座小城熙来攘往,如春登台。对于习惯了小镇格局的我而言,根本就不需要手持地图,直接凭着感觉就能从火车站走到著名的廊桥,廊桥的另一头是老城,但已被现代的品牌商业给占据,但是露天集市上贩售的各种土特产和新鲜蔬果倒是更能吸引我的眼球。


卢塞恩还有一头有名的石狮子,被马克·吐温称作是“世界上最让人难过、最令人动情的石头”。那天心如死灰的我已经不想再见到这样的眼睛,索性跳过了它。




苏黎世,瑞士最大的城市,金融中心,正如其名字里有个rich一样,是全球最昂贵的城市三甲之列。也许是因为阴天的关系,整座城市的灰冷色调给我的第一印象异常不安。我想象着迎面而来的穿着神色长风衣夹着公文包的银行家们,他们冷峻的面庞和听起来生硬的德语腔调真是这座城市气质的绝佳反映。我对这里的精品店和私人银行了无兴趣,只有老城,在岁月里历久弥新的老城能吸引我的脚步。



我好像发现了一个规律,这些瑞士城镇的火车站和老城之间似乎都隔着一条河。苏黎世的老城建在一座小山丘上,旁边是赫赫有名的苏黎世大学,整座开放式的校园已经与街区融为一体,我也是一不留神就误入了。



由于舍不得三瑞郎的公交费,我硬是发挥了自己暴走的本领,从市中心走到了十公里开放的青年旅社,沿途经过了苏黎世湖和形形色色的社区。我就喜欢这种在社区中穿行的感觉,身边经过的人不再是游客,而是慢跑、遛狗、散步的本地居民,我能见到他们门前栽种的花草以及停靠的汽车,我就开始想象这栋房子的主人有着怎样的人生故事。对了,苏黎世这家Youth Hostel虽然地方有点“偏”,但是设施很齐全先进,五星好评,强烈推荐,前提是必须是他家的会员,不然会被强迫办一张卡。



出行最后一天,从苏黎世乘火车去列支敦士登,天空终于放晴,整个沿途风光美不胜收,真有一种列车没有终点的强烈期许。瑞士没有直接通往瓦杜兹的火车,我选择在Sargans换乘列支敦士登的巴士。等候巴士的时候,再次见识了假日的空旷,几乎四十五分钟才有一辆车,上车的看样子都是游客模样,巴士司机是个年轻的帅小伙,讲一口流利的英语,之前多收了我的钱,在我向他出示半价卡后,他很不好意思地把钱退给了我。


从Sargans火车站到瓦杜兹中心大概需要半小时,沿途尽是雪山田园风光。你会看到整齐有别致的小房子,你会觉得列支敦士登这个堪称袖珍的国家是何等的富足和和谐,居住在这里的人相比也是乐活而从容的,你会觉得成为这样一个连军队都没有的小国的公民也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我们在以大国心态自居的时候,我们炫耀着我们的航天技术,我们的高铁,我们的现代化武装力量,我们的摩天大楼……来到这里,才发现这些听上去彰显力量的意象,在返璞归真的诗情画意面前,反而显得那么的飘渺和不实在。



列支敦士登(Liechtenstein),我到现在还是不会拼写并正确用英文读出它的名字。这个夹在瑞士和奥地利之间,面积仅160平方公里(三分之一个北京朝阳区那么大)、人口不足四万的内陆袖珍国,最有名的就是邮票,这点可以在首都瓦杜兹(Vaduz)大大小小的纪念品商店里看到。我很高兴瓦杜兹城堡建在山上,这样我又可以登高望远。上山的路曲曲折折,沿途设置了很多介绍这个国家政治经济社会制度和历史的展示栏,让你在登上山之前能够对这个国家有大致的了解。


城堡不对外开放,是这个大公国王室的居所。其居高临下的气势似乎在与周围的群山对话,一起守卫着它们的国家。



在列支敦士登最遗憾的是没能敲到入境纪念章,也许也是因为假期的原因吧,邮局也不开门。不过如果有机会,我真希望在这个富庶的小国,以回归田园的方式住上那么一段时光。

架子·LoFoTo:

完整版视频正在紧锣密鼓制作中,先整理出年度TOP5。第三张不是流星,只是铱闪,但整体感觉不错,故名列第三。大图地址回头放出,继续去了。。

不可思议,马德里

行者-BLOGBUS:


从巴塞罗那坐夜火车,在清晨7点20抵达马德里Charmatin火车站。天还灰蒙蒙带着睡眼惺忪可以直接换乘马德里地铁,早餐在穿越马约尔广场后一家百年老店San Gines吃churros,西班牙小油条沾巧克力酱,特别适合我这北京口儿。






马德里的地铁系统非常完善,可以通过地铁抵达两个火车站,以及机场的各航站楼。




早晨的丽池公园,散步,漫步,遛狗,晒太阳,喝冰饮,甚至河面上划船。




比起巴塞罗那的浓重的颓废艺术家气息,我更喜欢舒服安逸的马德里。



这个不可思议的城市对于博物馆控和喜欢看gallery的人来说简直是天堂,坐拥着世界最棒的普拉多美术馆和索菲亚艺术中心,一整天搭进去都不够看,以马约尔广场为中心的话,附近可以吃到很棒的美食,也有著名的圣米盖尔市场,比想象中的小很多,但进去就很快被各种小食吸引,在美食和艺术的碰撞中,马德里带给我太多惊喜。

Kirk·LoFoTo:

蓝色的思念,被风吹过,幻成夏日的暖阳 ●-●


约片请加微信&QQ:659432898(注明lofter)